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中心
主题 : 毕业后和两个女同事的真实故事 (分享)
级别: 原创达人

UID: 701675
精华: 0
发帖: 165
金幣: 2147391786 個
威望: 163 點
貢獻值: 6 點
邀請幣: 1135 個
在线时间: 146(时)
注册时间: 2019-07-30
楼主  发表于: 01-24

毕业后和两个女同事的真实故事 (分享)

大学时候的荒唐事儿,就不说了。说说毕业之后的两个人,两件事吧!
那一届,我们物理係总共有40多名学生,毕业后基本上都到各个学校教书了。和我一块儿分到当地那所技校教书的总共有5个,两男三女。另外还有两个化学係的女孩子,毕业之后也到了技校教书。
毕业之后的条件一般,我们几个人全部住在一栋老宿舍楼裡,那种老式的筒子楼。不过好在是房间比较多,一个人能分到一间。我住在顶头的一间,和我隔壁的是化学係的,我们姑且叫她小穀吧,在远处是我们物理係的一个女孩子,我们叫她小梦吧。事情是真的,名字是假的,要真是用真名字,哪天她们上网搜索到这篇文章,那还不剁了我。
大学时候的荒唐事儿,就不说了。说说毕业之后的两个人,两件事吧!
那一届,我们物理係总共有40多名学生,毕业后基本上都到各个学校教书了。和我一块儿分到当地那所技校教书的总共有5个,两男三女。另外还有两个化学係的女孩子,毕业之后也到了技校教书。
毕业之后的条件一般,我们几个人全部住在一栋老宿舍楼裡,那种老式的筒子楼。不过好在是房间比较多,一个人能分到一间。我住在顶头的一间,和我隔壁的是化学係的,我们姑且叫她小穀吧,在远处是我们物理係的一个女孩子,我们叫她小梦吧。事情是真的,名字是假的,要真是用真名字,哪天她们上网搜索到这篇文章,那还不剁了我。
小梦是我们班的,自然比较熟。但一来二往,和小穀也熟悉了起来。我上学时候对小穀就瞭解一二,福建人,皮肤白皙,个头小巧,算是比较疯的那种。平时我们在一起吃饭,也是口无遮拦,什么都敢说。有时候大伙儿说个荤段子,她会很高兴的接茬,甚至给接着讲一个。
我记得很清楚,有一次吃饭,喝到高兴,为了证明一个道理,她举个例子,说你们知道吗,有个大作家说的,屌毛比眉毛出来得晚,但比眉毛长,是吧,所以说呢,年轻人比老头子也不差哪去。权威并不一定都是年老的。有时候大家喝酒,高兴了,玩游戏,她和我在一起拍手玩「谁淫荡啊我淫荡,谁淫荡啊你淫荡」,引得大厅裡的很多人侧目。
那时候都比较年轻,喝多的机会也很多。有一年夏天,大伙儿晚上练摊儿,喝啤酒,喝得五迷三道,晕晕乎乎。小穀也喝多了,坐在凳子上都快起不来了,浑身软绵绵的。我俩坐邻座,大家都喝多了,本来路边上灯光就很暗,我就把手放在她大腿上,她也不反抗,偶尔还会把手放在我的手上。夏天,她穿着一条牛仔短裙,大腿汗津津的,又湿又滑。我用手在她腿上来回抚摸,有几下故意朝裡麵探,她便用手挡住我的手。我隻好继续在她的大腿上抚摸。
中间又喝了很多,我那天大概得喝五六瓶吧,小穀也喝了得四五瓶。喝完了,大伙儿喝五邀六地回家了。小穀那时候已经站不太稳了,其他几个傢伙负责送那几个女孩子,我和小穀勾肩搭背地回来,她用双手搂住我的脖子,我则用手背揽住她的肩膀,一步一步朝筒子楼那裡走去。我的左手从前麵揽住她的另一侧肩膀,她的两个乳房便顶住了我的手臂,软软绵绵的。
我忍不住,回手在上麵抓了一把,小穀推了我一下,说刚才喝酒的时候你就不老实,你想干嘛!我说靠你说我能干嘛!我也不是故意的。小穀嘿嘿笑了,说早就看出来你小子图谋不轨了。我今天是喝多了,但还没完全迷煳呢!手一点都不老实,摸什么摸啊!
说着我俩就簇拥着进了她的宿舍,我回手把门带上了。唉,没法比,女孩子的宿舍就是乾淨漂亮。四处香喷喷的,不像我的宿舍又髒又乱,到处都是髒衣服。有几次小穀去我宿舍还没进去呢就捂鼻子,说太髒了。中间还给我洗过好几次衣服。我脑子也确实冲动,搂着小穀就倒在了她的床上,埋头就亲她的脸。
小穀也没反对,可能已经感觉到了我要这么做了吧!伸手抱住我的头,开始回吻我。她的嘴唇很甜,湿湿的,使我马上兴致勃发。我伸手到她T恤裡摸她,从后麵解开她的胸罩,拎了出来,放到边上。她的两个乳房并不很大,非常柔软,握在手心裡感觉好极了。
她开始气喘起来。把手伸到我的大裤衩子裡,摸我的股沟。我俩侧躺,她开始把手伸到我的鸡鸡上,攥住,一把一把地摸。我把手向下伸到她的牛仔裙上,三下五除二给她脱了个精光,把自己的大裤衩子也给脱了。翻身压了上去。
看得出来小穀很有经验,拿着我的鸡鸡,对准阴道,示意我进来。我往下摸了一把,她下麵已经潮湿成了一大片了。我使劲一挺,鸡鸡顺利地进去了一半,不由自主哼了一声。小穀也非常享受,紧紧搂住我的屁股,自己往上凑,嘴裡还哼哼唧唧地发出些声音。

小梦是我们班的,自然比较熟。但一来二往,和小穀也熟悉了起来。我上学时候对小穀就瞭解一二,福建人,皮肤白皙,个头小巧,算是比较疯的那种。平时我们在一起吃饭,也是口无遮拦,什么都敢说。有时候大伙儿说个荤段子,她会很高兴的接茬,甚至给接着讲一个。
我记得很清楚,有一次吃饭,喝到高兴,为了证明一个道理,她举个例子,说你们知道吗,有个大作家说的,屌毛比眉毛出来得晚,但比眉毛长,是吧,所以说呢,年轻人比老头子也不差哪去。权威并不一定都是年老的。有时候大家喝酒,高兴了,玩游戏,她和我在一起拍手玩「谁淫荡啊我淫荡,谁淫荡啊你淫荡」,引得大厅裡的很多人侧目。
我说,感觉怎么样小穀?小穀小声说,干我,爽!快!她闭着双眼,满麵汗水,性感极了。我感觉我像进了蒸笼一样,因为我俩进来也忘了开电扇和窗户,夏天的房间热得要命。这会儿什么也顾不上了,干吧!
我一下一下地抽插,小穀哼哼唧唧地在下麵迎着。过了会儿,放开了我的屁股,两手摊在床上,似乎浑身的劲头都用尽了。隻有嘴裡还在呻吟个不停,偶尔还夹杂着我操你妈逼,你把我操死了,我操,爽死了之类的髒话。
听她这些话更让我兴奋,彷彿一片秋甜旷野的蒿草被点燃了一样,更加卖力地干她。过了一会儿,小穀浑身抽搐起来,呻吟声更大了,我赶紧捂上她的嘴,生怕隔壁给听到。她高潮了,带动着我的情绪,我用最快速度插了几下,精液喷射而出,全部射到了她的阴道裡。再也无法动弹。累死我了。
在她身上趴了得足足有十分钟,小穀慢慢清醒过来,把我推到一边,自己站起身来。可能是身上太软,马上又坐到了床上。她的阴道被我干得太厉害,已经不在闭合,两个大阴唇外露着。她的阴毛并不很多,阴唇和皮肤黑白分明。
妈逼的,髒死了。她嘟囔着,没想到她这么爱说髒话。也没洗澡,又射进去了,怎么办啊!我连忙说,累死我了,我等会儿下去给你买毓婷吧!小穀说,那好吧,你等会儿下去吧,我来收拾一下房间,床单被子看来都得换了!
从那之后,我和小穀隔三差五便会干上一仗,非常和谐。
我和小梦的故事和小穀有关係。也是有一次喝多了,很多人,小梦朦胧着双眼,凑到我耳朵边上,说你这人太狠了吧,和小穀也收敛着点儿,上次喝多了你俩没把宿舍楼给掀翻了!我说有这回事儿吗?我很纯洁的!小梦说你死去吧,小穀还给我说过一次呢,受你疯起来人都受不了!
我说小穀还给你说这啊!小梦说我和小穀俩无话不谈,你们那点事儿我什么不知道啊!我冲着小梦微笑了一下,故意捏了一下她的手。小梦啪用手在我手上打了一下。那时候我知道我上小梦隻是早晚的事情了。
没多久,一个五一劳动节长假,宿舍裡没几个人,都出去了。我正好要赶一个活动的策划方桉,就没出去。没多久有人敲门,我一看是小梦,说你怎么没和他们一块儿出去玩儿,小梦说我才懒得去呢,累得要死。你中午怎么吃?我说吃方便麵吧,小梦说那有什么好吃的,等会儿我来你这裡做饭咱们在一起吃吧!我说好的。小梦的手艺还真不错,把我剩的土豆、西兰花等等搜集了一下,做了三四道小菜。俩人又喝了半斤白酒。
酒足饭饱,干什么去啊!宿舍连个电视都没有。俩人收拾完了就坐着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我说小梦怎么着,咱干点什么吧?小梦说你想干什么?我说不相干什么啊,温饱思淫慾啊!小梦说你死去吧,找你的小穀思淫慾去吧,我才不陪你玩呢!我说您别介啊,她是她,你是你,干嘛非提她啊!说完我过去便拉起了她的手。小梦看了看我,歎了口气,说这大白天的,还真是很无聊。
我一听她这么说,也乐了。冲动一来,什么事情都顺理成章了。我翻身把小梦压在身下,开始吻她,俩人开始互摸。小梦问我,你这裡有避孕套没有?我说有,还是上次小穀买的呢!小梦说那就行,我这几天不是安全期,别中标了!我说没问题,干后还有毓婷呢!
小梦说死你的头,你们男人爽完了,受罪的是我们女人!说着说着,俩人就脱光了衣服,我的鸡巴就凑到了她的阴道前。我趴在她的身上干了三四分钟,小梦说换个姿势吧,你压得我有点难受,刚才喝了点酒,本来就有点气喘!
于是我躺在那裡,她骑在我身上。没想到小梦非常喜欢这种女上位,马上找到了感觉,哼哼啊啊地,跟骑马似的,在我身上动个不停。我说你还挺会找感觉啊!小梦说我就喜欢这种在上麵的感觉,不喜欢在下麵!我说随你了,隻要让我干你,怎么着都行!
小梦又说了一遍死你个头去吧!干了一会儿,小梦说我不行了,开始趴在我身上,疯狂地动,我从下麵开始顶,小梦嗓子裡啊啊两声,趴在了我的身上,高潮了。可能是喝了点酒的缘故,我虽然非常爽快,但还没射。等小梦翻过来劲,我把她放在身下,又干了一两百下,才射了出来。小梦也有一次高潮了。
描述
快速回复

多次回复相同内容视为恶意灌水,必被永久禁言
验证问题:
邮箱前请不要加www.否则收不到激活邮件,正确范例[email protected] 正确答案:好的
按"Ctrl+Enter"直接提交